装修攻略

大夏王侯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逃命营养

2021-01-15 03:20:17 来源: 福州家居网

大夏王侯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逃命!

原始魔域,南线战场,鳞族溃败,众王陨落。

战场上,宁辰挥动神兵,一剑又一剑斩下,冷漠而又执着,不断摧残着王者意志。

厉王身上,鳞甲几乎已全部崩碎,鲜血横流,染红王者之身。

强烈的痛苦加身,厉王意志,渐渐瓦解,某一瞬间,竟是有了放弃抵抗的念头。

“轰!”

就在这时,极远方的紫鳞渊中,一道皇威冲天而起,磅礴无尽的掌力穿越时空,轰向战场。

宁辰抬头,伸手抓住厉王,直接扔了上去。

但见皇威之下,厉王身体应声炸开,毫无抵抗之力。

下方,宁辰神色凝下,释开神禁,阻挡皇者掌力。

轰,皇威不可阻,岁月、黄泉相继崩溃,难以阻挡皇道法则之力。

然而,崩毁的神禁,终究为知命争取了一瞬之机,皇道法则降临之际,素衣身影消失,掠至百里之外。

轰隆,恐怖的大震动响起,知命方才所在之地,整片大地直接塌陷下去,化为深渊,深不见底。

骇人的皇威,鳞族、魔族,两方大军直接被鳞皇一掌屠灭大半,绝对的力量下大悦城在2008年的发展备受关注。但是,没有人能抵抗半分。

百里外,宁辰看着远方的玄箫亲王,沉声道,“六师伯,退!”

玄箫目光看着天际再度凝聚的皇威,眸中闪过感慨之色。

“你走吧,吾之时代已经过去,是时候为魔域尽一份己力了。”

玄箫回首,看着远方的年轻人,面露微笑道,“记得替师伯向你师尊告别。”

话声落,玄箫周身血色魔气狂涌而出,惊天动地的魔威,化为血色光柱冲天而起。

“末日序章,诸神黄昏!”

末日序章最后一篇,诸神黄昏,极限逼这几家公司掌握的海量数据上极限,玄箫尽燃生命之源,周身血焰升腾,照亮黑夜。

阎王奏响,天塌地陷,虚空之上,燃烧的血焰中,魔者身影渐渐散去,毕生修为,化为诛神之招。

血色的玄音,狂啸奔腾,同一时间,天际之上,皇威汇聚,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从天而降,屠神灭佛。

魔、皇之争,众人瞩目中轰然碰撞,但见天际虚空应声崩塌,虚无急剧蔓延,吞噬周围一切。

惊世骇俗之威,千里之内,万物泯灭,所有生灵全部都吞噬,碰撞之后,整个战场再无一丝生机,天地若死。

数息后,千里外,虚空摇动,一抹素衣身影踉跄走出,目光看向天际,面露震撼。

天际,充斥的余波中,一尊残破的古琴飞来,琴身染满魔血,刺眼异常。

与此同时,九天之上,金色光华再起,皇威汇聚,竟是有了再次凝形的征兆。

千里外,宁辰挥手拘过阎王古琴,不敢丝毫犹豫,脚步一踏,疾速朝着北方掠去。

九天之上,皇者现身,虚幻的身影,并未凝实,然而强大的皇威却是丝毫不逊真身。

鳞族五王全军覆灭,彻底激怒鳞族皇者,虚空上,鳞皇看着北行而去的天魔十三太子,一步踏出,金光浩荡三万里,迅速追了上去。

皇者追杀,宁辰半分不敢大意,一直朝着北方赶去。

一追一逃,天下震惊,原始魔境中,无数道目光看向魔域南疆,面露震撼之色。

鳞皇?

皇者亲自出手,诛杀天魔太子,从未有过的事情,让所有人一时间都难以回过神来。

天魔祖地,七曜、八荒两位魔皇感受到南疆的熟悉气息,神色也凝重下来。

老十三做了什么,怎么会引起鳞皇这么大的怒火?

天魔皇城,九幽王府中,魔气汹涌,玄九幽走出,目光看向南疆,脸上杀机显露。

欺人太甚!

以皇者之尊对一个小辈出手,鳞皇还真拉的下这个脸!

不愿弟子受人欺负,玄九幽右手抬起,顿时,皇城上空,魔云搅动,一只巨大的手掌在云中显化,直接撕裂时空,拍向南疆的鳞族皇者。

原始魔域南疆,九天之上,鳞皇疾速北行,突然,前方魔气汹涌,一只大手拍来,威能惊天。

鳞皇冷哼,同样一掌迎了上去。

皇者交手,超越人间界限的力量直接毁去一方天地,虚无蔓延,吞噬所有光明。<大爱之心。越是在困难面前/p>

虚无中,鳞皇走出,周身更加虚幻,然而,一身皇威依旧强悍,目光看着远去的素衣身影,没有犹豫,步伐踏出,再度追了上去。

三皇城,九幽王府,玄九幽双眸注视着南疆,刚要再出手,突然,抬起的手又放了下来。

天魔祖地,七曜、八荒两位魔族之皇看向九幽王府的目光露出不解之色。

奇怪,九幽为何不再出手?

九幽王府,玄九幽静立王殿中,静静地看着南疆的追逐景象,脸上虽依旧有着担心,却是真的没有再出手的意思。

方才一掌,鳞皇化身已经损失大半力量,如今的境界,大概在王境巅峰与皇道之间,虽然实力依旧超过宁辰所能承受的极限,但,能与一位皇道强者交手,这样的机会,并不常有。

南疆,两道身影疾速北行,一前一后,速度之快,令人震撼。

境界之差,让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意识到远在皇城的师尊不会再出手相助,宁辰苦笑一声,改变方向,朝着西方掠去。

以师尊的脾气,估计是不会再出手,接下来,要想摆脱困境,还是要靠他自己。

原始魔境各方,十数道目光看着魔域南疆的追逐之战,神色皆有疑问。

谁都不清楚,鳞皇为何要对天魔皇族的十三太子穷追不舍,皇道强者,代表着这个世间最高的战力,除非灭族危机,否则极少出手,天魔十三太子做了什么,让鳞皇震怒至此?

另外,那位九幽魔皇的态度也让人有些看不懂,弟子被人追杀,却只是象征性地出手一次便再无动静,着实令人不解。

南疆,天下瞩目的一战,所有人都在等待一个结果,天魔太子身份超凡,若真死在了鳞皇手中,无疑将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地震。

九天之上,鳞皇周身金光辉耀,皇威无尽,镇压天地。

前方,素衣身影不断闪动,每走一步,空间都会发生跳动,咫尺天涯,瞬息千百里外。

天际,鳞皇看着前方年轻人惊人的速度,眉头轻皱。

天下间,竟有如此精通空间法则之人?

鳞皇抬手,皇道法则弥漫,强悍无匹的力量直接压塌一方虚空,拍向前方天魔十三太子。

危机袭来,早有准备的宁辰身影瞬间消失,横移百里,身形未现,虚无中,再一次改变方向,前行而去。

素衣身影消失的一瞬,天际,皇道法则压下,整片大地直接被轰塌下去。

眼见前者再次逃脱,鳞皇眸中闪过不耐之色,双手翻掌,无穷无尽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汇聚,准备大范围的攻击。

就在这时,原始魔域东南方,一道无比惊艳的剑光冲天而起,无穷无尽的剑气横断虚空,极速朝着南疆飞来。

天魔第四亲王,天下第一剑出手,剑气横空,直接斩向天际皇者。

“嗯?”

鳞皇凝眸,目光移过,看向远方极速掠来的万千剑气,掌势转过,迎上来招。

隆隆剧震,响彻南疆,皇道法则下,万千剑气急剧消散,难以动摇天威。

东南战场,一剑之后,玄奇收剑,身影从天而降,没有再出手。

南疆,九天之上,鳞皇目光看着东南方,眸中杀机难掩。

区区王境,也敢向他挑衅,天魔皇族之人,都如此胆大妄为吗!

片刻的耽搁,远方,素衣身影已消失千里之刻,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武道,知命或许不入绝巅,智计,知命或许尚有对手,但,若论逃命的本事,知命绝对是天下第一。

“你走不了!”

心中怒火未散,鳞皇脚步迈出,化为金光追了上去。

天魔皇城,九幽王府,玄九幽看着一直逃命的宁辰,眉头轻皱。

这小子怎么也不还手,以其手段,对付鳞皇这具力量所剩无几的化身,并非没有胜算。

南疆尽头,宁辰身影越来越快,掠出南疆,继续朝着西方赶去。

横跨半个原始魔域的逃命之程,震惊天下人,谁都没有想到天魔十三太子能在鳞皇手中坚持这么久,照这样下去,这位天魔十三太子恐怕易、新浪、搜狐等高权重知名收录快的站。要一直逃到鳞皇化身力量耗尽。

天际之上,接连挡下九幽魔皇和天魔第四亲王的招式,鳞皇化身越发虚幻,皇威渐渐减弱。

十万里奔袭,宁辰不见丝毫疲惫,反而越逃越快,距离西方战场也越来越近。

西方疆域,圣域、天魔两方的领兵者同样关注着这惊人的一战,待发现天魔十三太子的意图后,神色皆是凝下。

那位太子的目标是这里?

祸水东引吗!

圣域大军前,第三宫之主罗加脸色冷下,周身金色光华流转而出,准备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麻烦。

皇道强者的攻击,非是他身后的大军能够抵挡,他绝不能让两人的大战波及到这里。

天魔禁军前,玄墨大统领同样皱起眉头,心中闪过相同的念头。

战场西方,天际上,血雾弥漫的虚无牢笼内,魔气若隐若现,沉重如山……

西安阴道炎治疗费用
巢湖哪家医院看白癜风
贵阳医院哪妇科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