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装修

大国医道路营养

2021-01-15 03:20:09 来源: 福州家居网

大国医 268、道路

天下府县的医官,无不因为领药而头痛。唯独徐小乐,叫库房头痛得彻夜难眠,最终乖乖奉上了清单上罗列的药材。说起来这些药材都是朝廷给穷苦百姓用的,偏偏这些人有脸看成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徐小乐想到这一节,就丝毫不觉得新德里的居民都惊慌失措自己堵门骂人很过分了。这也是现在朝廷益发讲究“和谐”,有法不依,若是放在太祖皇帝时候,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统统都得剥皮楦草!

既然办妥了事,徐小乐就可以去见谭公超了。他自觉办得十分漂亮,所以走进县医署的时候不免趾高气扬,颇有些得意之色。

谭公超见了徐小乐却得意不起来。他坐在椅子上,看着朝气勃发的徐小乐,连连叹了三口气,终于说道:“小乐啊,你这是给我捅了天大的篓子呀。”

徐小乐一愣:“谭公,你这就有些卸磨杀驴了呀。我可是尽心尽力办完了事,怎么就给你捅了篓子?”

谭公超扭动着身子,好叫自己坐得舒服些,也不跟徐小乐见外,道:“我这把老骨头是经不住折腾了……”他看似随意地荡开一句,见徐小乐毫无领悟,只好把话说在明面上,道:“药库之难,难在蠹虫仓鼠。知府、同知这些官老爷都是来来去去,谁都没法管那么深。你现在有知府老爷照拂,人家退避三舍,日后高老爷荣升了呢?谁来照顾你?”

谭公超这话的意思是,这回的事终究得他来给徐小乐擦屁股,徐小乐却大为不解。这不入流的徐大使就懵懵问道:“为什么说知府老爷照拂我?我就见了他几面,也看不出来他对我很满意。”

谭公超也不知道高知府与徐荣的交往,听徐小乐这么一说,也是十分费解,良久方才算是找到了个理由:“大概是他看你投缘。”于是就将府衙里的一些传言跟徐小乐说了。

徐小乐想了想道:“我想起来了,这位高知府是顾家三老爷的同年,也有胸痹的毛病。当初顾掌柜还找我跟师父谈过这事,是不是因为这个?”

这个理由就要比投缘充分多了,谭公超道:“兴许就是吧。不管怎么样,你总不能跟药行和仓库这么拧着来,否则三年之后你怎么办?高老爷走后可能一辈子都不来苏州了,你的根脚却在这里啊。”

徐小乐心中腾起一股无名之火,道:“这帮人自己行蛇虫鼠蚁的勾当,我凭什么给他们面子,要叫他们得逞、愉快?”

谭公超一愣:支持投降系统的玩家认为:这是医户子弟的形状么?这分明是街头混混的任性吧!

他还真是猜对了。徐小乐当初也是在街面上玩耍过的人,虽然他的武力和罗云的智力阻碍了两人成就一番事业,但是人倒势不倒,架子总还在的。就在冒火的刹那,徐小乐就已经在脑中梳理了一遍自己能用的人手:除了坐镇老家的嫂嫂,也就只有罗云了。若是张大耳和阿虎阿豹兄弟能够衣锦还乡,那自己还有些赢面。

――到时候管你什么药行行首、仓库大使,就不信你没个落单的时候。麻袋一套,打断你五条腿!

徐小乐心中愤愤想着。

谭公超看徐小乐鼻孔里都喷着火气,不由发笑:“你这样子还怎么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什么路?”徐小乐随口反问。

谭公超道:“医官啊。虽说是杂职,终究是官身相反。你还小,恐怕不知道官身在当今有多有用啊。”

徐小乐不耐烦道:“我管他什么官身,能做就做,不能做我就当个坐堂大夫,实在连医馆都没得坐了,我就去游方天下。有道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谁耐烦受这个肮脏气!”

谭公超虚点徐小乐,道:“你这话说得好听,却是没尝过风餐露宿的苦哇。”

徐小乐不以为然。他对天下的向往最早是师叔祖带给他的,只觉得是高人就得游走天下,见不同的美景,吃不同的美食,撩不同的美女。当然,师叔祖是不会撩美女的,对美食也没甚兴趣,恐怕连美景都习以为常了。所以师叔祖的云游叫徐小乐仰望,却不钦羡。

直到徐小乐遇见韩通智、戴浩歌,听他们讲述旅居客地的种种忌讳,江湖路上的重重惊险,才真正叫徐小乐兴起一番闯荡江湖,大展拳脚,与鬼魅魍魉斗智斗勇的豪情。

在这些故事里,主角――韩通智和戴浩歌自然都能化险为夷,有时候甚至因祸得福,收入颇丰。他们才不会跟徐小乐说夜宿林间的惶恐和疲惫,不会说深山古寺,孑然对月的孤独和无助。

谭公超自己没有离开过苏州府,出门总是有驿站逆旅可以住,也只是口头上劝劝徐小乐,反倒更激起了徐小乐的逆反之心。

徐小乐道:“我是实在离不开苏州,否则早就走出啦。”

谭公超一听徐小乐这个志向,暗道:我若是跟他说从库大使到府县医学的副科、训科,一步步走向太医院……恐怕毫无意义。此子心不在官场,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谭公超就道:“那看来你是不想进太医院光宗耀祖啦。”

徐小乐脑袋一耷,心中很有些不舍,道:“谭公,就没有两全其美的路子么?既不要让我折了本心,又可以进太医院。”

他本以为谭公超会嘲笑他,谁知谭公超却道:“有的。”

徐小乐抬起头。

谭公超道:“那只有一条路了,就是你的医术实在是高明,高明到了圣天子都知道你的地步。”

徐小乐愣了片刻,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道:“谭公,这本就是我的志向呀。我要做医官,也就是为了让病家信我罢了。我自始至终只想做个妙手回春、起五代之衰的大国医!”

谭公超沉寂许久的老成之心突然像是被拨动了一下。他休息了很久,终于道:“这条路恐怕不好走。”

“我能行。”徐小乐自信满满道。

谭公超按着扶手站起身来,道:“我怕是帮不上你了。”他走了两步,又道:“你若是真要走这条路,的确可以不管庶务,但是必须要拿出足够硬的病案。譬如根治周夫人的胸痹,或是治愈顾公子的肺痨。”

徐小乐捏了捏拳:“虽然有点难,但我觉得能行。”

谭公超突然松了口气,笑道:“好啦,今年的事也算是办完了,好好过年吧。日子还长着呢。”

窗外的冷风拍打着窗棂,冬天要来了。

*

*(未完待续。)

合肥哪家白癜风好
呼和浩特医院哪家妇科医院好
南昌哪医院治疗妇科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