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天庭小狱卒第三百五十八章医科大学教授第二营养

2021-01-15 03:20:35 来源: 福州家居网

天庭小狱卒 第三百五十八章 医科大学教授(第二更)

“国人?”如果不是森下和也自我介绍,刘浪根本看不出他是个外国人,因为森下和也的普通话十分标准,甚至要超过一些土生土长的华夏人。

“你怎么认识我?”听森下和也直接叫出自己的名字,刘浪好奇道。

森下和也笑了笑,“您冲进火场,救出邓教授的事情已经在我们学校的论坛上传开了,我看过您的照片。”

“原来是这样。”刘浪点点头,他本想默默无闻一次,结果还是出名了,淡笑了一声,刘浪问道“邓教授的家人呢?”

“他们在这守了一夜,昨天的晚饭都没吃,我帮忙照看一下,让他们吃饭去了。”森下和也解释道。

说话间,邓武宝的儿子走了进来。

“刘教授,谢谢您救了我父亲!”邓武宝的儿子名叫邓家念,今年还在上大学,看到刘浪又来到医院,激动地说道。

昨天见面的时候,邓家念还以为刘浪和自己的父亲只是普通的工作关系,但晚上一看,他才知道是刘浪从火场中将自己的父亲救出来的,可是,刘浪竟然从始至终都没提这件事,这让邓家念颇为感动。

“不用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刘浪拍拍邓家念的肩膀说道。

“刘教授,家念,我就先走了,学校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这时候,森下和也站起身来说道。

“哥,我送送你吧!”邓家念赶紧客气道。

“不用,不用,你招呼刘教授就可以了。”森下和也拦下邓家念,然后冲刘浪微微一笑便走出来病房。

“你们很熟?”刚才邓家念叫森下和也哥,这让刘浪有些奇怪。

“森下哥来华夏已经快十年了,他刚来华夏的时候,读的是我父亲的研究生,后来博士毕业了,留在南山农大做博士后研究工作,我父亲很看重他,而他又是孤身一人在外,所以经常邀请他来家里吃饭,一来二去,就熟了。”邓家念解释道。

“哦”刘浪眉头皱了皱,他总感觉这个森下和也有些奇怪,但哪里奇怪一时半会又说不出来,或许是因为自己天生对国这个国家没有好感吧。

“行了,你好好照顾邓教授,我明天再来看他。”邓武宝虽然还处于昏迷状态,但是呼吸平稳,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刘浪直接跟邓家念告辞。

然而他刚刚转身,还没走出病房,病房内的报警器就响了起来。

“爸,你怎么了?”

刘浪转回头,发现邓家念已经扑到了病床边。

病床上的邓武宝,身体正在没有节奏的抽动着,旁边的监控仪器显示,邓武宝的血压正在不断下降,而心跳的频率已经达到了两百下每秒。

病房内的警报是连接着医生办公室和护士站的,片刻以后便有一名医生和两名护士冲了进来。

一看邓武宝的情况,他们也是有些傻眼。

早上的时候,这名管床医生还专门过来给邓武宝检查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很稳定,这怎么说坏就坏了。

“准备急救!”

愣了片刻以后,管床医生大喊道。

护士赶紧去准备急救药品和设备。这里是脑外科病房,接收的都是比较稳定的病人,平常很少有急救的机会,所以并不像那样,将各种急救物品配备到病房里。

没有药品和设备,医生也只能干看着。

“你先闪开!”

看血压就要降没了,刘浪一步跨到了病床前。

一开逐渐成为海秀东商业圈的新的亮点。始,他也认为是伤势突然恶化,但是随着邓武宝嘴唇逐渐变青,脸色逐渐转为蜡黄色,刘浪才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伤势恶化而是中毒。

以那血压和心电图的变化情况来看,等不到急救物品送来,邓武宝这和其搜索技术有关系。怎么才能在一些PR高就不行了。

他好不容易才把邓武宝从火场里救出来,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邓武宝在自己面前死去。

如果是其他的病症,刘浪或许真插不上手,但是解毒,刘浪绝对是行家。

那一套血脉针法不说可以解百毒,至少能够应付凡间百分之九十的毒药。

“你干什么?”

见刘浪竟然直接扒开了邓武宝的上衣,管床医生惊叫道。

“闭嘴!”刘浪狠狠瞪了那医生一眼,然后再次低下头去,救命要紧,他没时间解释。

扒开邓武宝的上衣后,刘浪旋即取出了他的针包。

三十六枚银针一字拍来,刘浪用手一扫,就拿起了三根银针。

“你是病人家属吧?别让他乱来,出了事,我们可不负责!”眼见刘浪杀气腾腾,那医生根本不敢往前凑,忽然,他发现了已经惊呆了的邓家念,一把抓住邓家念的胳膊说道。

“我”邓家念大脑已经彻底短路了,他根本不知道刘浪要干什么,虽然是刘浪救了自己的父亲,但是这里是医院,他心中更相信的是医生。

“刘教授!”

邓家念就想上去拉开刘浪,不过还没等他走到刘浪跟前,刘浪就下针了。

三枚银针几乎是同时扎到了邓武宝的三处穴位上。

邓武宝本来抽动的身体一下子就静止下来,与此同时,显示屏上,快速下降可惜赌王不适。昨午二时传媒已收到赌王入院消息血压示数也瞬间定格,继而慢慢回升起来。

“嗯?”

邓家念赶紧停了下来,他转眼一看那个管床医生,管床医生也是一脸震惊。

“何医生,东西都拿来了!”就在这时,刚刚出去的两名护士已经推着一辆小车飞奔了回来。

车上是急救用的药品和心脏起搏器。

“等一下!”管床医生赶紧伸手拦住那两名护士,不过他的目光却依旧停留在病床上。

此时,邓武宝全身上下已经插满了银针,其发黄的面容竟然开始慢慢恢复血色。嘴唇也没那么轻了。血压心跳等指标也在向正常值靠拢。

胆大!加工病死猪 打击!当场逮现形“刘教授?”宋家念见刘浪终于停下动作,试探着喊了一声。

“没事了。”刘浪长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幸亏他下手够快,否则的话,即便有血脉针法,也救不回邓武宝的命。这种毒发作的速度超乎想象的快。

“刘教授?”管床的何医生听到邓家念对刘浪的称呼,顿时一惊。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是教授,怪不得针灸术那么厉害。

回过神来的他赶紧走到刘浪面前“请问您是哪个医科大学的教授?”

“医科大学?”刘浪一愣,随即摇摇头,“我是南山大学管理学院的教授。”

拉萨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庆阳白癜风好的医院
南通治疗男科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