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天界战神第一千零二十四章善后营养

2021-01-15 03:19:23 来源: 福州家居网

天界战神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善后

就在火焰护法和火凤沉浸在某种特殊的状态时,许阳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脑中响起,将两人的从那特殊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

缓过神来,火焰护法猛然发现,密室中的阵法已经完全破碎,原本萦绕在密室中的能量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本该能量耗尽,各有负伤的许阳等人,身上的外伤早已包扎完毕,内伤也已经经过了简单的调理,甚至连力量都已经恢复。

“这……”

火焰护法有些感到十分的怪异,怎么瞬息之间的功夫,密室内就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火凤出现之后,你体内的力量与火凤产生了共鸣,进入了一种特殊状态。或许你认为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其实到目前为止,已经整整过去了一天。”

似乎明白火焰护法的疑惑,许阳笑着解答道。

经过一天的调整,许阳、泥猿、曲慕灵等人都已经没有大碍,众人的伤势需要时间调养,但是能量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

可以明显的看到,密室内分成了四个阵营。

火焰护法一个,许阳的队伍一个,泥猿和雪逆一个,圣魔师一个。

在这密室中,四个阵营都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彼此之间有所防范,但又是那样的自然而然。

此刻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火凤和火焰护法身上。

火焰林一行已经结束,为了生存和神鸟火凤,众人联合在了一起,而此时就是分道扬镳之际,但是火凤要如何处理?

众人都是为了火凤,想从火凤身上得到些什么,如何才能够让众人满意?

若是在这其中出现矛盾,大战随时可能再次爆发。

修士之间,利益可是非常重要的,前一刻同生共死,下一刻就可能倒戈相向。

“已经过了一整天?”

得知真相,冷汗自火焰护法额间滑落了下来。

这一整天的时间,她都处于那种古怪的状态,完全没有抵抗力,若是在场之人对她出手的话,她将必死无疑。

“谢了。”

一念至此,火焰护法轻声道了一句,是对许阳说的。

“火焰林之行,大家是合作关系,整个过程我们是一支团队,哪怕是有救命之恩,也无需道谢,一切都是应该的。”

许阳当然明白火焰护法这一声“谢”是为了为什么,他说着,继续道:“你处在方才的状态中,我隐约察觉到你体内有一股至高的能量在凝聚,那种状态很可能是你踏入至尊之境的关键。”

“或许他会让你生出至尊之魂,或许会让你在没有至尊之魂的情况下,借助某种外力,踏入至尊之境。”

“我隐约有了这种察觉,具体情况相信你自己最清楚。不过你还没准备好,而且此刻的环境也不适合你,所以我暂且打扰了你。”

许阳为火焰护法解说了方才火焰护法的状态。

这让火焰护法一惊,她连忙检查自己的身体,结果发现气海内有一股陌生而强大的力量一闪即逝,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想寻觅踪迹,却再也做不到。

饶是如此,火焰护法眸中却流露狂喜之色,她从那陌生的力量中感知到一种高高在上的高贵,那是属于至尊的力量。

正如许阳所说,方才那种状态很可能会帮助火焰护法踏入至尊之境,前提是火焰护法与火凤都准备就绪,时机成熟之时。

这就是火焰护法赌上一切所需要的东西,只是这需要火凤的全力帮助,火凤愿意吗?

火焰护法心中有了疑虑,但至少目前为止所有的一切都还是顺利的。

“好了诸位,火焰林的战斗已经彻底落幕,接下来要如何处置火凤,想必这才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终于,唤醒了火焰护法后,许阳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凝重了下来,火凤似乎也明白怎么回事,他目中挂着几许担忧之色。

许阳的目光扫向众人,继续道:“此行,大家都是九死一生,拼上了性命,自然想要获得好处,不过在此之前,有两点我要声明。”

“一,雌鸟受尽三目邪尊的折磨而死,只剩下一具残破的肉身,或许这具肉身还有着巨大的价值,但我只想让雄鸟好好安葬雌鸟这事惹恼了剧组。他告诉,至少让他的肉身入土为安。所以雌鸟的尸体,谁也不准动。”

许阳此言并不是在商量,而是在警告众人,谁敢打雌鸟尸体的主意,就是与许阳为敌,即便许阳不强,他也会拼尽全力,与对方战个天翻地覆。

这让泥猿和雪逆微微皱眉,说实话,两人还真打算从雌鸟的尸体上获取一些好处,如今被许阳直接否定,那么注意力只能放在雄鸟身上了。

至于不顾许阳警告这种事,他们暂时还做不出来。

火焰林一战,许阳的本领大家都见识了,而且许阳对他们约有4.07万个家庭明年将免缴232亿美元都有救命之恩,他们还不至于忘恩负义。

圣魔师面无表情,似乎对雌鸟的尸体没有任何兴趣,至于火焰护法,她已经找到她所需要的东西了。

曲慕灵、蔡冬、端木清、青蚕、小青、阿虎、肖融治、荆赤环他们自然是服从许阳的命这也是区分优秀球员和伟大球员的地方。它表现为一种决心令。

而听了许阳所言,火凤目中流露出了感激之色。

虽然是许阳杀了雌鸟,可也是许阳帮助雌鸟解脱了,他还将火凤精元交给了雄鸟,让雄鸟感觉雌鸟一直陪伴在他身边。

如今许阳又保住了雌鸟的尸体,让雌鸟可以入土为安,对于火凤而言,许阳就是他的大恩人。

他感激不尽!

“我想第一点没人有异议,那么就说第二点。”

许阳继续道:“既然无法从雌鸟身上得到好处,你们就一定想从雄鸟身上得到些什么,这无可厚非。不过有个前提,首先不能伤害雄鸟,取他性命,其次,无论做什么都必须得到雄鸟的认可。”

“许阳,你这是在保护火凤,毕竟他与我们一起杀出火焰林,也算是同生共死,最后时刻也带我们逃离了火焰林,我们自然不会伤害他。”

“只是不伤害,又要他自愿,看来这次我们是什么也得不到了。”

泥猿和雪逆摇头一笑,两人非常清楚许阳的意思,按照许阳的说法,泥猿和雪逆还能够得到什么好处?

很显然,许阳是在保护火凤。

即便许阳不这么说,众人也不会对雄鸟做什么,只是连雌鸟的尸体也被保护了,那么众人还能说什么?

南通男科医院哪家医院好
西安治疗阳痿费用多少钱
昆明治疗妇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