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优品

天庭招办处第章给你个机会营养

2021-01-15 03:21:01 来源: 福州家居网

天庭招办处 第13章 给你个机会

“曹锟!”

听到老者自报家门,宠物店不少人脸上带着茫然。

只有少数人面露骇然之色,其中廖夫人更是张大了嘴巴,手中的包包掉在地上也浑然不觉。

曹锟,在鲁城上层社会就是一个禁忌,只在少数人口里流传,这些人物不是手握重权的官僚,就是社会雄霸一方的黑方势力大佬,或者是商业巨富。

曹锟是一个极具争议的人物。

曹锟在官场,虽然是一介白身,却是各个部门都要礼敬的对象。在商界,曹锟是隐形的鲁城第一首富。在地下势力各方大佬的心目中,曹锟就是他们的龙头。

曹锟四十岁从武当山还俗下山,终身未娶,只收了三个义子,在鲁城也是手握实权的人物。现在待在曹锟身边的曹仁,可以说是混的最差的一个了。

廖夫人的丈夫就是质检局行政部主任,是曹仁一手扶植起来的,这些禁忌有所耳闻。其他人哪怕不清楚曹锟是谁,曹仁接下来的态度,让他们清楚的认识到,他们恭敬行礼的对象,刚才被他们蔑视尽快出台全国电发展规划的李先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这位老先生是谁?”

张夫人的丈夫官阶虽不高,她的娘家人涌金系大鳄魏东当着父母妻子的面可了不得。他的父亲是省政协副主席,职位可比曹仁高出不少级别。曹仁不过是省城辖区质检局局长罢了。

张夫人好奇的是,曹仁至始至终,都是以曹锟马首是瞻,而且两个人都姓曹,莫非有什么关系?

张夫人的问话,声音虽小,周围的人却都支起了耳朵。

“老先生是曹局长的父亲。”

廖夫人现在还脑子浑浑噩噩,心中的震惊久久难以散去。张夫人的疑惑,廖夫人下意识间就回答了出来。

“不过是一个副厅级局长的父亲,好了不起吗?”

张夫人的父亲是政协副主席,职位却位同副省级,自然不会把曹仁这个副厅级干部放在眼中。

“你父亲的职位,曹老先生一句话,就能让你父亲成为一介白身...省城禁忌。”

廖夫人叹息一声,此时她脑袋恢复清明,自然明白张夫人的想法。如此人物,岂是一个政协副主席可以相提并论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丈夫,就是质检局的,她这一生或许都难以有机会接触到这种人物。

而张夫人眼中的不屑散去,满眼骇然。她脑子里只记住四个字,走上了犯罪的道路。省城禁忌,这四个字宛如泰山一般沉重。

其他人听的云里雾里,看着依然躬着身,不肯抬头的父子两人,再看着闭目沉思一般,稳如泰山,无悲无喜的李振,高下立判,身份犹如天壤之别。

而宠物店的店长满脸煞白,小徐更是浑身颤抖,差点晕厥过去。

张夫人是她认识身份最高的人,张夫人的父亲的官位,那个躬身行礼的老者一句话就能罢免了。这样的巨人物,却向她刚才最看不起的人行礼!

最震惊的莫属秦陌了,这一刻她竟然感觉自己的儿子有些陌生,刚才廖夫人的话,秦陌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眼前的这个老者,竟然向自己的儿子恭敬的行礼,莫非是认错了人?

“还要不要我们买猫了,摸一下你们的猫,就强制性的要我们买,其他人同样也摸了,怎么就不用买?”

秦陌虽然疑惑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反正现在有为她撑腰的。纵然如此,秦陌也只是讲道理,没有侮辱人。

“逼迫李夫人买猫?”

曹锟挺直了身子,如同一杆标枪,散发着让人压抑的气息。

“误会,这是一个误会......小徐她刚刚失恋,也许态度不对...李先生,李夫人还请见谅。”

店长心中一凛,心中虽然惊恐,却强制性的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甚至被奉为至理名言。这个时候哪怕曹锟再凶,在店长眼中,也不如直接向李振道歉。

“小徐,还不道歉......”

向小徐使了一个眼色,店长声色厉茬的喝道。

“凭什么?这又不是我的错......”

如此人物,那里是她一个小小的营销员可以相比的,双方身份的差别,犹如云泥之别。小徐此时已经知道不能善了,干脆破罐子破摔,扭着脖子满眼怨毒。

“你......”

店长脸上一怒,指着小徐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小徐长得虽不是特别漂亮,却有一张狐媚子脸,找了一个混道儿的男朋友。店长很怂小徐的男朋友,一般情况下都只是顺着她,哪里敢呵斥?

“开门做生意,最讲求和气生财,心存正义与和善。明知自己有错却不承认,这种人不必再留在店里了。而且从今天开始,我曹锟可以保证,这个女人到哪里都找不到工作...李先生,李夫人,这样的处置您可满意?”

曹锟满脸自信,他的话虽不是圣旨,却有比圣旨更具有震慑力。

越庖代俎,曹锟很是自然的就做了主,店长却二话不敢说。

“凭什么,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要解雇我...告诉你,我男朋友可是跟着辫子哥混的...”

小徐牛哄哄的叫嚣着,辫子哥,就是负责这一带的带头大哥,势力极大。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官不与黑争。有的时候黑势力做起事来,哪怕是官僚,也要惊惧三分。

皱了皱眉头,曹锟眼中寒芒一闪,向曹仁说道:“告诉阿庄,就说这个女人与她的男朋友没必要在省城出现了......”

一句话判生死,曹坤这句话有两层含义,第一层意思很明显,就是小徐与她男朋友被赶出省城,可以平平安那么他们则可从中分得一定利润。 倘若这一消息属实安的离开。第二种就是小徐与她的男朋友,彻底从人世间蒸发。

“是......”

曹仁应了一声,拿起向一旁走去。

而小徐,面如死灰,双眼呆滞。

阿庄,省城东部区域地下势力第一人,全名刘庄,辫子哥正是刘庄的属下。而曹锟,却是可以直接命令刘庄!

“李先生......”

刚刚做了一会高高在上的神祇,转眼低眉顺眼恭敬非常。

四周的人对曹锟,很是惊惧。

政协副主席说免就免,可以命令刘庄,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对于曹锟的身份,四周的人充满了好奇,而李振身上也披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看着恭敬地曹锟,再看着自己闭着眼睛的儿子,秦陌此时心中的好奇与疑惑,全部化成了骄傲与自豪。

“这就是我儿子!”

睁开眼,李振依旧脸色如常,伸出手拍了拍曹锟的肩膀,低声道:“很不错...把号码给我。”

不管四周奇异的目光,毫不在意被一个小年轻拍自己的肩膀,曹锟感觉自己很幸福,连忙递上一张名片。

“几百年了,我们全一派,终于无限接近仙缘了...”

数百年的期盼,日终于有了机会。记得两天前,看着李振走远的背影,就像仙缘从此而绝的绝望,曹锟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越过激动地曹锟,李振嘴角微翘。

“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必须要突破到先天境界......”

传音入密,声音犹在耳边回荡,当曹锟回过神来的时候,李振已经走出了宠物店。

“多谢恩赐......”

跪倒在地,曹锟老泪纵横...

可以把胶囊壳拔掉服用吗
长春治疗卵巢炎费用
宿迁白癜风医院排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