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图库

天脉神轮第一九四章树林内的三波人营养

2021-01-15 03:20:44 来源: 福州家居网

天脉神轮 第一九四章 树林内的三波人

柳封与柳凌清站在那呈弧形陷下去的地面,久久无语。[燃^文^书库][]

柳封的眼角微微的跳动着,他们离开这里不到一天的时间,也没感觉到这里有任何的不同,但现在,眼前的景象与之前却是大不相同,他如何能够平静下来。

围绕着这个弧形的地面转了一圈,柳封的神识也逐渐的延伸了出来。

“狂暴的灵力,嗜血的气息,期间还夹杂着一些冰冷的气势。难道有三个人在这里出现过?”

柳封皱着眉头,静静的想着。

这里还留有一丝林天与温馨怡的气息,却是三种不同的气势。按照常理来说,柳封认为这里出现过三个人也是无可厚非的。

“他们从那里走了。”

过了一会,柳封的手指猛然指向了一个方向,他的目光也随之看去。

“那里是通向紫云城的方向。他们去紫云城做什么了?”柳封深皱眉头,冰冷的气息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影响,但那嗜血的、狂暴的气息,却让得柳封有些担忧,紫云城毕竟是他的地方,他是紫云城的城主!

柳凌清也皱着眉头望着那里,她的境界不够,所以也就没有柳封那敏锐的感知力,但她的内心同样的有些担忧。

“爸,我们先回去看看?”柳凌清轻声的说道。

确定了“十二五”开局之年的宏观政策基调、经济工作主线和重点。认真学习贯彻会议精神

柳封摆了摆手,没有接话,而是顺着林天二人走过的位置,向前缓缓的走了几米。

“不对。”柳封摇了摇头,心中很是不解。

“以气势来说,这里应该出现过三个人,但看地下的脚印,怎么会只有两个人呢?其中一个应该是个女子。那第三个人?在哪里?”

柳封越想越是心惊,望向柳凌清,说道:“先回家吧。这件事你不要和别人提起,回去后,我会安排人在紫云城内查看的。希望不要出现什么变故吧。”

……

林天与温馨怡此时已经走到了开岚学院之中。林天并不知道他们残留下来的气息,竟然让得柳封此刻纠结无比,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告诉对方是什么情况的,这可是他林天的秘密。

“新生测试快要开始了,我等你拿到第一名后,与你一起进入灵武殿去。”

在二人即将分开时,温馨怡看着林天说道。

“恩。”

林天点点头,说:“第一,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等这些事结束了,咱们再陪凌清去做任务吧。”

“恩,也只能这样了。”

温馨怡轻笑了一声。

……

林天、温馨怡已经回到了各自的住所,柳封与柳凌清也回到了自己的家族之内。

柳凌清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这让得她的母亲终于将心中的巨石放了下来,对着柳凌清一阵的嘘寒问暖,柳凌清只能微笑的一一回答,但她的目光却是时不时的看向柳封。

一个普通的树林,一天之内已经有两拨人先后离去。但,这并没有结束。

一道洁白衣衫的身影悠闲的走了进去,他的方向也是紫云城。

他的气息很是冰冷,面色也很冰冷,不是冷酷,而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也是视人命如草芥的森冷。

如此冰描绘人们美好的心愿美景和感动性或伤感的故事冷的气势、洁白的衣衫,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人具备这些条件,那就是冷家的人。别的修行者,想要学都学不成,尤2012全年餐饮业的收入增长速度难以突破14%其是那独有的冰冷。

他就是外出历练、任务的冷金,冷家今年前来开岚学院的学生。

原本说是会出来找他的冷锐鸣至今没有见到其身影,不过冷金对此也很无所让他深刻的领悟到:以十分的准备迎接三分的工作并非浪费谓,因为他所接的任务很简单,只是路程稍微远了一些罢了。先天四重的他,再加上他那独特的身份,至少在这片区域内,还没人会找他的麻烦。

走近树林,呈直线的方向走向树林的另一头。他没打算在这里多做停留,普通的一片树林,还真引不起他的什么兴趣。

但是,走着走着,他却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这里,没有任何的动物与鸟禽,即使是在夜晚,按照常理来说,也应该有些鸟叫之类的。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并没有听到一丝的动静。

前面有一面空地,冷金皱着眉头走了过去。

空地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地面很是平整。他的目光很是敏锐,看见了一个淡淡的拳印,那是申屠幸留下的;还有一个小巧的脚印,印记很浅,那是柳凌清留下的。

冷金身上的灵力渐渐的聚集起来,集中在了他的手掌之上。缓缓的将五指弯曲,紧握成拳,看着脚下的地面,他猛地一拳砸了下去。

“咚!”

沉闷的响声,地面仿佛随之微微的震动了一下,但他的表情却更加的冰冷。

“好坚硬的地面呀。”

冷金皱着眉头,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又看了看地面上那淡淡的,刚刚留下的拳印,心中微动:这种坚硬程度的地面,绝对是人为造成的,但谁会闲着没事来这里做这些事?

这里怪异的景色,让冷金警惕心大增。

从紫云城出来时,他并没有走这条路,所以他也就没有发现先前在这里所发生的大战。回来的路上,由于过于放松,少年心性也想走别的路看看,内心的深处有着一丝丝的好奇,因此,他便走上了这条充满怪异的道路。

环顾四周,冷金眯着眼睛看着空地边上的一个缺口。以他的视线望去,那里确实是个缺口,周围都被树木覆盖着,仅有一处地方的树木已经全部断裂。

进,还是不进?

今天的夜晚没有星光,他看不到那里的景色,跟跟断裂的树桩侧次不齐,在这漆黑的夜晚中犹如巨兽的獠牙一般,狰狞而恐怖!

冷金的脚步向着那个方向移动了一下,而后又停滞不前。

“哈哈哈哈!”

冷金突然大笑起来,笑声很冷,却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就像是一个在漆黑的夜晚中独自回家的人,嘴中哼着小歌,制造出一点声音,以便让自己那紧张的心情稍微舒缓一些。

他现在就是这样的心里,有些自欺欺人吗?不算全是吧!

冷金的脚步终于移动起来,起先有些虚浮但距离那断裂的树桩越近,他的脚步就越踏实……

贵阳白癜风医院
长沙治疗盆腔炎哪家好
韶关白癜病医院
本文标签: